水泥仓顶除尘器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水泥仓顶除尘器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地沟油入药事件中孤独的自辩者

发布时间:2021-01-05 10:35:33 阅读: 来源:水泥仓顶除尘器厂家

地沟油入药事件中孤独的自辩者

图片来源:百度图片地沟油制药流程图片来源:荆楚健康网  ■本报记者黄明明见习记者王庆   朱保国近几天是没心情再去他酷爱的高尔夫球场了。   8月30日9时,股市开盘前,当健康元董事长朱保国发现《上海证券报》刊出的以“一家上市公司,居然疯狂使用地沟油制药”——这一直指健康元的报道被各大网站疯传时,已经措手不及了。   紧急停牌、复牌、跌停,在一系列非常状况之后,几天内朱保国的财富身价蒸发数十亿。   尽管朱保国出离愤怒,一改儒雅形象的他,爆出重口——“如果大粪来浇灌青菜,那青菜就不安全了吗?”   但历经了“地沟油之殇”的公众,似乎很难再理性地相信谁,也已不再会去理论“泔水能不能喂猪?中水能不能浇地种菜?”之类的逻辑问题。   眼下,健康元百口难辩之余,沉默可能会使公众逐渐淡忘。而更值得思考的是,容易忘了伤的中国食品药品安全事件,伤了谁?何时才能不受伤?   “7-ACA”的命运   创业20年,在完成将“太太药业”迈向综合性制药集团“健康元药业”的顺利转型之后,进入“知天命”之年的朱保国本已“隐退”,过着看报、打高尔夫的悠闲生活。   “7-ACA”(7-氨基头孢烷酸)给了保健大亨朱保国“重头一击”。   据国家药监局公告,焦作健康元生产的7-ACA是用于生产头孢类抗生素的中间体,属于化工原料。其生产环节中的发酵过程需使用豆油作为培养基,“地沟油”在此环节混入。   此外,公告进一步解释,制药企业用7-ACA生产头孢类抗生素,还需要经过繁杂、精细的制造工艺,包括:衍生化、保护、接侧链、脱保护和成盐,以及分离提纯、重结晶等步骤,成为头孢类抗生素原料药,再通过制剂工艺,才能生产出口服、注射用的头孢类抗生素药品。   国家生化工程技术研究中心一位不愿具名的专家对《中国科学报》表示,因为制药的生产过程中需要经过多次分离纯化处理,从制造过程的角度来说,经过成千上万次处理的“地沟油”最终对药物的影响应该是微乎其微,几乎没有太大问题。   “对比有些制药过程中要加入苯,毒性肯定比地沟油厉害。”上述专家表示,但从GMP标准管理的角度来讲,制药是一个非常复杂和精密的过程,制药原料是不能任意更改的,所以要严格管理。   本报记者了解到,国家食品药品监管局组织专家正在做的事情是,检索国内外有关文献,评估豆油质量对头孢类抗生素药品质量安全的影响,同时了解国外使用再生油的做法。   而这一工作似乎仍难以答疑,“如果药厂对这些地沟油的成分及有害物质并不清楚,风险不好评估。”一业内人士如实回答。   被孤立的自辩   事出之后,朱保国火速“出山”。8月30日下午,他立即就“地沟油制药”事件向70多家媒体发布了一封公告邮件并在网上挂出了澄清说明。   分析这两份“自辩书”,一面是从情理角度为自己喊冤,健康元此前对惠康公司使用地沟油勾兑豆油并不知情。   另一方面试图从科技角度解读,称“用食品废料发酵化工原料7-ACA在理论上无害,这在国外知名企业中都是通用的做法”。同时,点名道姓地搬出了果壳网、国际著名的化学及制药公司默沙东作为论证。   而在历经了重庆啤酒乙肝疫苗研究、毒胶囊事件之后,医药行业爆出了这一“黑天鹅”事件时,健康元注定只会是个孤独的自辩者。   谁也不会在这个时候惹火上身。   仅在健康元发出声明1小时后,果壳网即刻在其官网上进行澄清——   果壳网从未向“健康元”提供过任何科学证言,“果壳问答”只是用户自发进行知识分享的社会化问答平台,其内容不代表果壳网观点。果壳网对“采用地沟油生产制药原料”这一做法的安全性和潜在健康风险无法发表意见。   默沙东中国公司也通过媒体表示,健康元发文中提到的曾在Merck(默沙东)总部任资深全球采购的许雷的职务和工作内容还有待确认,其无权代表公司发表任何与公司业务相关的言论或观点,公司抵制工业废料做发酵原料。   “不要脸”与“新技术”的是非   有趣的是,不同于以往的食品药品安全事件,《中国科学报》记者观察到,有专业背景的从业个体却态度迥异。   8月31日,在中国专业的生物医药学网站生物通上发起了“有关地沟油制药‘不要脸’还是‘新技术’”的投票。   有着医药或者生物专业背景的“谷友”们,将77票投向了“确实不要脸,药品安全与人类健康息息相关”,而更多的203票投向了“7-ACA只是中间体,对象是微生物。若符合标准,未尝不可”。   前者的核心观点是,地沟油中不明成分含量是复杂的,如果说健康元能提供检测方法、分析方法验证成品质量标准且均符合要求,用于制药用途未尝不可,但这样反过来会增加成本。   而后者则认为,从科学理论上来说,培养基只是微生物的食物,微生物的营养来源是否是地沟油与7-ACA的质量、相关药品的质量、药品服用者的身体健康,基本上不存在直接的关系。   “青霉素的生产原料说到底就是发霉的馒头上的‘绿毛’,要没有这‘绿毛’,现在世界人口不知道要少多少。”一位制药类从业人员对本报呼吁,社会上目前掀起了一种谈“油”色变的风暴,这是整个社会缺少相关知识、盲目扣帽子的表现,对这股思潮需要谨慎思考。   “说到底,关键是企业诚信和监管力度不信任的问题。群众不懂技术,听起来很可怕,效果就容易放大。”中美冠科生物技术北京有限公司商务副总裁林艺海对本报记者坦言。   本报截稿时,健康元在股票市场当天已翻红。   《中国科学报》(2012-09-11B1生物)

北京减肥塑型美容门诊

北京祛斑美容价格

星美国际美容机构

北京面部美容

美白整形

北京幻眼美容机构

幻眼国际美容机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