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泥仓顶除尘器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水泥仓顶除尘器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一辆公交车和一辆出租车的爱恋

发布时间:2020-07-13 18:36:34 阅读: 来源:水泥仓顶除尘器厂家

核心提示:公交车站附近住着个白领,白领放弃了拥挤的公交却订了出租接送.  于是 每天 固定的时间,固定的地点.公交车和出租车都会相遇. 要么结伴而行一段路, 要么相向而行擦肩而过, 要么一前一后,你停,我也停.时间久了,公交车开始关注起出租车的窈窕;出租车心里有了公交车伟岸的身影...   公交车站附近住着个白领,

白领放弃了拥挤的公交却订了出租接送.

于是 每天

固定的时间,

固定的地点.

公交车和出租车都会相遇.

要么结伴而行一段路,

要么相向而行擦肩而过,

要么一前一后,你停,我也停.

时间久了,公交车开始关注起出租车的窈窕;

出租车心里有了公交车伟岸的身影..

一次,

就在那个固定的时间,固定的地点,

公交车向出租车告白了!

‘叭叭’~

‘我们,我们可以交往吗?’

公交车很直白.

出租车一阵娇羞,

还未想好怎样回答,

白领来了,他不得不走了.

于是公交车只是听到出租车‘嘀嘀’嗯了两声,看到是他离开时眨了眨的后灯.

他答应了吧?

公交车这样想着,

‘叭叭’愉快地叫了两声,也开始了今天的工作..

依然是那个固定的时间,固定的地点.

每天,公交车会和出租车交流交流.

出租车会叮嘱公交车别太辛苦了.

每天看到他超载,心里就有一阵刺痛.

公交车大咧咧地笑了‘没事,我有的是一身的力气!’

公交车也会对每天擦拭一新的出租车夸赞一番,出租车依然是离开前‘嘀嘀’笑笑,顺带眨眨后灯,留公交车一天的遐想和好心情..

他们偶尔还是会狭路相逢.

要么结伴而行一段路,

要么相向而行擦肩而过,

要么一前一后,你停,我也停..

在固定的线路,

公交车会寻找出租车;

即使是一闪而过的身影,都会让他凝视好久好久;出租车也开始在车流中搜索公交车伟岸的身影.

有时候在高架上看到公交车雄赳赳气昂昂的样子,他没法招呼,就借一道阳光在玻璃上的滑过的反射,希望公交车能够看到..

固定的时间,固定的地点.

之后的更多时候,

都是出租车说,公交车听.

公交车喜欢出租车的声音,

那么悦耳、那么动听.

出租车也从开始的默默恢复了活泼的性格,

他知道公交车喜欢听他讲话,

于是今天有了哪些有趣的乘客,

到过什么好玩的地方,

甚至最近油价上涨了都会成为他口中的话题..

一切似乎都在开始的时候,

就结束了..

那天,公交车来到车站就看到白领在搬家.

他心里一跳,

知道,他们的缘分要尽了.

果然,第二天出租车没来.

第三天、第四天、第五天..

我们,就这样结束了吗?

公交车这样想着,心里很难过.

于是,

在每天固定不变的路线上,

公交车都在寻找出租车;

即使是一闪而过的身影,

都会让他凝视好久好久..

那天,

在固定的时间,却不是固定地地点,

在一个豪华的住宅区,

出租车看着白领衣着鲜光地走出来,

他心里一怔,

知道,以后的每天,那个固定的时间,

他和公交车是不能相遇了.

还没有告诉他最近市里打算引进一批新型公交车,

不知道他会不会下岗,

这是从一个乘客口里听来的;

还没来得及问他,

上次撞伤的地方,还痛不痛?

就这样生分了?

出租车问自己,

可是他没法给自己答案.

唯有,每次经过公交车固定的路线,

环顾着、搜索着,

仿佛丢了什么..

直到一天,他们偶遇!

那是次相向而行,

一盏红灯让他们隔街相望.

‘嗨!你还好吗?’

他们异口同声.

然后讪讪的,他们都闭了口.

‘你知道..’

他们又异口同声,

‘呵呵,你先说!’

‘你先说吧!’

他们谦让着,却直到红灯转绿都没有说.

那次,他们最终还是擦肩而过,

公交车看到出租车尾灯眨了眨,

他,想告诉我什么呢?

出租车听到公交车‘叭——叭——’长鸣两声,他,有什么话想说?

出租车想着..

年复一年,他们还有偶遇,

只是,匆匆,太匆匆.

他们都没有时间,

或者说没有想好到底要告诉对方什么.

只是一个留‘叭——叭——’两声长叹,

一个留意味深长的尾灯闪烁..

多年以后,在一个废车回收站,他们相遇了.

‘嗨,你还好吗?’

又是异口同声.

他们笑了..

‘在这种地方,怎么会好?’出租车说;

‘呵呵,是啊!我真笨!’公交车傻乎乎地说.

……

‘你知道吗?我以为,我们再也遇不到了!’

‘是啊,开始的时候,心里真是好乱!’

……

‘每天那个时间,我都会在我们相遇的地方发呆,望着你曾经呆着的位置想着,或许明天你还会来的.’

‘你知道吗?开始我好恨那个白领,好端端搬什么家呀!’

……

‘那次看到一个身影,好像你,我追呀追呀,追了好几个街口,却发现那不是你.’

‘有一次看到你,可惜是在高架上,使劲用玻璃反光,却不知道你有没有发现.’

……

‘你,碰伤的地方,后来有没有痛过?’

‘呵呵,没事没事,我皮粗肉厚的,不痛!

就是想你的时候,心里空落落的,挺难受.’

……

‘还记得之后第一次相遇吗?就是路口那次,你想说什么来着?我一直想问你.’

‘其实,那次想说好多好多,却一时不知如何说起.

后来我也问过自己,如果再来这样一次机会,我该说什么好呢?’

‘那么,想好了吗?’

‘想好了,我想说;我,我,我挺喜欢你的.’

‘就这样?’

‘我想,我想我是爱上你了.’

‘你脸红了’

‘才没有,我皮粗肉厚的,颜色透不出来.’

……

‘对了,想告诉你的,那次市里新换一批公交车,我还怕你下岗了呢.’

‘没有,只是,那次我换到别的线路,市中心线路都启用新车了.’

‘难怪,之后我在你以前跑的那条线路都没有看到你.’

……

‘我现在的样子,你,还,还喜欢我吗?’

‘虽然你现在不像以前那么漂亮了.可是,在我心里,你永远是那时的样子.’

‘哦,小嘴满甜的,没看出来,原来你也油嘴滑舌的.’

‘哪,哪有,我是说心里话!’

‘真的?’

‘真的!’

……

没有人知道,在一个不知名的废车回收站的一角,有一辆公交车和一辆出租车,

贴得那么近,那么近..

锡林浩特工服定制

绥化西装订制

乌鲁木齐工作服定做

曲靖制作工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