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泥仓顶除尘器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水泥仓顶除尘器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一辈子心里都过不去

发布时间:2020-07-13 16:56:33 阅读: 来源:水泥仓顶除尘器厂家

核心提示:再见她,已经是十几年之后了。这乡间的山,乡间的水,乡间的人,乡间的一草一木都在他眼前仍然是如此的熟悉,如此的亲切,是呀,他的童年和少年时光毕竟都是在这乡间度过的。这熟悉的田梗,坑坑洼洼的泥土在雪霾浇灌后虽然显得有些泥泞拔脚,但此刻走在上面却觉得特别踏实,特别舒坦。也许太多太多的原因,让这条乡间小路越... 再见她,已经是十几年之后了。

这乡间的山,乡间的水,乡间的人,乡间的一草一木都在他眼前仍然是如此的熟悉,如此的亲切,是呀,他的童年和少年时光毕竟都是在这乡间度过的。这熟悉的田梗,坑坑洼洼的泥土在雪霾浇灌后虽然显得有些泥泞拔脚,但此刻走在上面却觉得特别踏实,特别舒坦。

也许太多太多的原因,让这条乡间小路越变越小,这使他有点伤感,也许是走的人太多,而修的人少,也许是常年累月的雨水冲刷,也许是人们想把自己的田地越修越宽,所以一点点向小路的两边挖土,使如今的小路变的更细了,还是因为在外时间长了,离这条路太远了,看的大路多了,见的视面广了。不知为何,走在这儿时常走的乡间小路上,如今他却发现这条小路,显的格外的窄,而皆是那么的坑坑洼洼,凹凸不平,像一位沧桑而驮背的老人。

抬头望去,能看见路的尽头一棵棵都掉光了叶子的树木,孤零零地立在地面上,大树在风中摇晃,冷飕飕的风呼呼地刮着。秃秃的树木,像一个个秃顶老头儿,受不住西北风的袭击,在寒风中摇曳。地都冻裂了缝,虽没有雪花满天飞,北风像刀子似的猛刮,此时他才发现冬天的童话是凄凉的。

他和她一前一后一路默默无语,她迈着一深一浅的步子,紧紧地跟在他的身后,却听不见她的脚步声,路的两旁光秃秃的丫杈划碎了湛蓝的天空,不时有几只不怕冷鸟儿休憩在树枝上,哀鸣几声,增添了一份悲凉的气息。风仍旧呜呜地吼叫着,肆虐地在旷野地奔跑,它仿佛握着锐利的刀剑,能刺穿他和她严严实实的羽绒服,更别说那暴露在外面的脸皮,被它划了一刀又一刀,疼痛难熬。

身后的她,走路的样子还是和十几年前一样,像一枝傲雪的寒梅伫立在幽静的山林中,恬静优雅的径自绽放,无论四周有多少人注视着她,她都像独自置身在空无一人的原野中一样,眼角眉梢无不洋溢着自由浪漫的气息,像是有一股清新的芬芳在整个室内悄然的散开,慢慢的蔓延在每个人心头。

停下脚步,他转身茫然地盯着她的脸,依然可以清晰辨认那熟悉的五官,她抿着嘴斜眼瞅着自己,绯红的脸颊衬托着嘴角边一粒细细的黑痣更增俏媚,只见她一张瓜子脸,嘴角边却略带着一丝幽怨,淡淡阳光照在他和她脸上,他这次和她相见,不似十几年前那么心神激荡,但见她眉梢眼角间隐露着皱纹,脸上不施脂粉肤色却白里透红,唯独它与后面的大山相互映衬,俨然成了一幅不加装饰水彩画。

在林中的一块平坦的石板上两人相依而坐,他猛然想起了什么,说这些年过的好吧,说完他就转过脸看着她,看到她表情的时候,很多文学作品都说“面如死灰”,他一直觉得夸张,直到他看到她的那张脸,他懊恼不已总觉得自己办错了事,便低下了头不敢再去看她那张僵硬的脸。

我们年后已经离婚了,说完她抬脚将跟前的一块小石头踢出近两米远,他几乎被口水呛到,连忙问,怎么回事?她摆摆手低声打断他:你也别担心了,过日子嘛,能过就过,不能过就分呗。她的这句话如 “呼呼”地寒风在他身边咆哮着,用它那粗大的手指,蛮横地乱抓他的头发,针一般地刺着他的肌肤,他万般无奈,只得将冬衣扣得严严实实的,把手揣在衣兜里缩着脖子。眼前的杨树枝仍然在风中狂舞着,那干巴巴的树枝不时发出“喀嚓喀嚓”的声音,路边枯萎的草无精打采地耷拉着脑袋在狂风中战栗着,发出沙沙的声音。

有件事或许你一直不知道,一直也不明白,我一直在等你,哪怕是结婚了,离婚了,我一直觉得心里过不去,总是在他面前,或者是一个人的时候会想到你,他也感觉到了,他也过够了这样的日子。而我做人的原则你也知道的,要么别想,要么别放。我看我自己一时半会儿也放不下了,那索性就别放了吧。她说完低下了头,两只手搓着自己细长的手指。

不值得,不值得……他低沉的声音在冷飕飕的风继续呼呼地刮着,光秃秃的树木像一个个秃顶老头儿,受不住西北风的袭击,在寒风中摇曳。没有什么委屈或者值得不值得,这不是牺牲,只是我的选择而已,说不定哪天我觉得心里过去了,就不等了,都是我自己的决定,没有什么可抱怨的。他顿时感到很无奈,也很无语,因为他的嗓子里好像被塞上了什么似的,堵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。

太阳落山的时候,两个人已是在镇上一家酒店坐下了。菜还没有上桌,他就开始一杯一杯的啤酒往肚子里灌,肚子就像永远灌不满的无底洞,把她晾在了对面,感觉她根本不存在一样。

眼圈发红的时候,他想起了她的死党把她对他的好打过抱不平:“你对他这么好会把他惯坏的。”她每次去学校从家里带着好吃的,她总是像喂药一般哄着他吃。 “我对他好100分,这样他就不会被别的姑娘20分的好迷惑跟别人跑了呀。”那时的她总是笑嘻嘻的迎合着她的死党,眨眨眼睛还一副语重心长的样子。

他还记得,那天他将离开这个小镇的下午,他提着两瓶还算是上等的白酒去她家,她没在家,她的父亲正转圈摆弄着大扫帚清扫着院子,他父亲看到一位不速之客停下手中的活计,有点诧异地愣了一下,说有事吗?来提亲的,他大大咧咧的说,一点畏惧也没有。给谁提亲?他父亲皱起了眉头。我给我自己,我看中了你闺女,他提高了嗓门直喊。小兔崽子!才多大的毛孩子不好好念书,跑我家里瞎鼓捣,说着他父亲就朝他抡起了手中大扫帚。丢下两瓶酒,跑到她家的门口外,还不停地直喊:“是你闺女看中我啦,我才来提的……”他父亲轮着大扫帚从院子里又窜出来,一直把他撵到了村外扔下一句:“再看见你来我家砸断你那两条狗腿”才算是罢休。从那以后,他再也没有见过她,这一隔就是十几年过去了。

酒喝多了,从他嘴里吐出来的话也多了起来,一会儿断断续续,一会儿前言不搭后语,一会儿又自言自语,她坐在对面一直听他说,从头到尾一句话也不说,一滴眼泪不掉,就那么一直低着头用筷子拨弄桌子上的菜。最后他急了,她抬头看着他笑:你看,我把水煮肉的花椒都给你挑出来了,这样你就可以直接吃,不怕嚼到讨厌的花椒啦。她话没说完他的眼泪就掉下来了。

然后,她接着说:不知道她能不能给你挑碗里的花椒?算了,不比这个了,人总要多看看才能知道自己真正想要什么。

后来,他醉的一塌糊涂,忘记了是怎么走出这个酒店的,忘记了别人在他身后是如何指指点点的,只知道坐在她的车里迷迷糊糊中听见自己的手机接连响过几次,也不知道是谁打来的,他想接,可是他的手跟大脑已不在一条线上运转了,手机又响了起了,她从他的裤兜里掏出手机,看了看来电显示的昵称,就按了接听键,“喂”了一声下了车,随手又关了驾驶门。

在车里醉眼朦胧的他只看见站在路边上她接电话的背影,像乌鸦翅膀那么黑油油的,浓密而又柔软的长发时而直垂到她的肩上,时而被夜间的寒风吹拂着在明月般的脸庞前甩动着。

十几分钟后,她带着一股寒意裹满了车厢,递给他手机的时候,他问:谁打来的?她没有说话,泪滴却顺着她的脸颊滑落在她的唇边,她突然转身抱住了他:我一辈子心里都过不去……听完后,他也不知不觉中也已是一个面目全非的泪人,窗外的狂风还在呼啸,大树在狂风中摇晃,一条条树枝就像一条条狂舞的皮鞭在空中抽打着。

潍坊定做工服

泸州设计工作服

乌鲁木齐职业装制作